加到百度搜藏~~!!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收進MyShare書籤 推入聯合udn部落格書籤 收藏到Fiigo書籤 奇摩的分享書籤 加入到YouPush書籤

RSS 訂閱 Bloglines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

2009/09/01

風風雨雨後的瘋言瘋語

 


  這次的風災,許多相同的問題一再重演,政客們依然只為了自己的利益,重複著無意義的自衛和撻伐;西線無戰事的群眾們,則一股腦地隨之起舞,呈現出一種傳播學上眾聲喧嘩的假象;直到現在,終於連部分災民也開始抱怨起救援物資的品質,那樣貪得無厭的嘴臉在鏡頭前看來,只有面目可憎。

  其實,最糟糕的關鍵角色,是媒體。

  常有言道,商人無國界,不論面對什麼樣的事情,或許哪怕是至親之人逝去的時候,身為商人,下意識想到的,都還可能將自身能夠在此時後獲得什麼樣的最大利益視為優先考量,這麼說或許殘忍,但這並不代表商人就沒有真性情,只是那樣的真性情被長久以來累積的經商習慣給擠到了第二順位。

  我們不能說商人這樣的習性不對,因為這就是商人,甚至我們要說,能夠在亂世中處變不驚,總是用最冷靜的心思判斷最大利益者,才是真正值得讓人佩服,至於這最大利益究竟是不是只有膚淺的金錢,就見仁見智。當然,一開始採用這種說法的時候,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同樣的道理,當一個人從事了媒體業,不管過去在學院派的教育之下,學到了什麼樣的傳播理論、新聞倫理,面對著社會的大染缸、面對獨家報導的業績壓力、面對來自高層的種種直接命令、甚至,面對著每個月十號的發薪日入帳的那扣除勞健保後,含上交通津貼的微薄薪水,都讓人不得不甩開所有過去所學的一切,告訴自己,這就是現實。

  如果從事媒體業的自己剛好不是傳播學院出身,暫且不需要面對著所學所用之間的認知不和諧,但要面對的,依然是良心和現實之間落差的無奈。一想到媒體業者離開了鎂光燈後,似乎什麼專業技能也不剩,既然如此,又能夠在這樣的領域中為自己找到什麼樣的骨氣?這是相當令人懷疑的。

  為什麼提到這些?原因就在於,長久以來,我們早已習慣了媒體的嗜血,不論是平面也好、影像也罷,總是在最大限度的範圍內,挑戰閱聽人對於煽色腥的容忍極限,然後又一次次地發現,其實在這個領域上,泛泛大眾並沒有極限可言。

  因此當風災發生後,鎂光燈總是聚焦在斷垣殘壁和屍堆上,總是訪問遭逢巨變的災民,看他們對著鏡頭呼天搶地,再適時地用文字和音樂,營造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悲壯氣氛;恰巧碰上不懂事的大學生拿救災專線開玩笑,媒體立刻光明正大地與網路上的鄉民同仇敵愾,大開殺戒,就是要將那年輕人趕盡殺絕,於是乎,我們看見大學生辭掉了打工,我們看見學校發出依校規處分的公關稿,彷彿社會輿論在這個時候,獲得了極大的勝利,但。

  搖旗吶喊過後,還剩下些什麼?

  事實上我們看見了,什麼事情都沒有改變,不論在野或是執政者,在野的不停地冷嘲熱諷,而執政者則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蠢事不斷。有時候中午吃飯,和店家甚至鄰座邊看著電視新聞,總會不經意聊到這類話題,事實證明,絕大多數的民眾包含我自己在內,都沒有相當明確的政治立場,有的只是對這個社會的關心,以及小市民希望過得平靜的想法。

  閒聊之中有遇到參與救災的朋友,他們說,在救災現場,其實和媒體所呈現出來的世界觀,有著截然不同的畫面。參與救災的人是出於一片好心,但如果真的只是為了一時的熱血就嚷嚷著要前往救災,基本上在欠缺基本體力和精神的前提下,還不如就別去了。那是個需要專業能力的場域,不是一味的熱情能夠負擔的起,有時人到了現場,一看見駭人的場面,當場就吐了起來、或是腳步不穩,將自己陷入需要被別人解救的困境,反而對真正專業的救難人員而言,是製造了不必要的負擔。

  因此,究竟我們能做到什麼?

  說穿了,身為輿論的我們,什麼事情也做不到。

  很多事情只能等待,我們必須選擇相信那些專業人士的判斷,以及他們專業判斷下所做的種種決定,並且發自內心地支持他們、為他們加油打氣,這才是真真正正有意義的。

  災民,需要認清自己的現況,當絕大多數的災民選擇了知足,就不該有少數災民將自己視為特權人士,彷彿來自全世界的救援物資都該發送到自己身邊,然後忘了,自己只是眾多災民中的一份子。

  政客,需要拋開彼此的政治立場和利益,這個時間點不是拿來政治操弄以及提高曝光率用的,把一個主事者在這時候拉下台,終究換上的不會是自己,而趕鴨子上架的官員真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掌握手邊所有資源,正確地運用它們嗎?還是又要有一段時間的磨合期,才能慢慢熟悉自己的權限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而我們到底還能忍受多久的磨合期?

  輿論,需要知道,自己從來就是影響力最大也同時最小的一群。當輿論團結起來,能夠發出相當憾人的聲響,給予前線執行者莫大的鼓舞,讓身處前線的人知道,自己默默的努力,是受到人們肯定與支持的,輿論的力量,絕對足以成為救難人員和災民們的最大精神支柱;然而,若輿論認為自己有能力成為批判者,那想法是完全偏激且無力的,輿論哪來的力量製造什麼批判呢?甚至我們可以明白看見,只是發聲批判,真的有改變過些什麼事情嗎?批評政府的動作太慢,能加快政府的腳步嗎?還是只是在批判的聲浪中,再度製造了不和諧,以及讓國際媒體錯誤地認知到,原來這個國家在面對問題時,國家機器是如此地受到不信任,並直接性地導致我們的國際形象受損。

  媒體,需要拋開跑馬燈式新聞的習慣,必須認清,這時候搶佔收視率,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需要受過任何專業新聞相關訓練,每個人民也都知道,什麼樣的新聞才是好新聞,以及什麼樣的新聞其實沒必要被報導出來,人們都對那些哭哭啼啼的畫面感到厭倦了,人們真正希望看到的是,事情有所進展,是那些可以振奮人心的消息,而不是由媒體偏執的鏡頭,取景出一幕幕人性最貪婪、卑微的一面。

  這些語重心長的論述,終究會成為泛泛網海中,看過又要忽略掉的滄海一粟吧!然而如果因此就死了這條心,什麼話都不說地看著這片曾經是寶島的土地就這麼沉淪下去,這真的是說什麼都讓人無法接受。

  而若是這小小的聲音,真的能帶來一些人的漣漪,就只是為了這樣的理由,也已經足夠了。

 

2 則留言:

CITYWALKER 提到...

我被那句、那段

"為什麼提到這些?原因就在於,長久以來,我們早已習慣了媒體的嗜血,不論是平面也好、影像也罷,總是在最大限度的範圍內,挑戰閱聽人對於煽色腥的容忍極限,然後又一次次地發現,其實在這個領域上,泛泛大眾並沒有極限可言。"

給嚇到了

真是直觀、有效率的表達跟總結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老實說,對於要不要寫這篇,掙扎了很久。寫了,總覺得自己也在不經意中廣義地消費了這場風災;不寫,卻又無法假裝對一切的事物麻木不仁。

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留下點什麼東西,然後在心中偷偷地希望,這樣的文字能夠激起什麼樣的漣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