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到百度搜藏~~!!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收進MyShare書籤 推入聯合udn部落格書籤 收藏到Fiigo書籤 奇摩的分享書籤 加入到YouPush書籤

RSS 訂閱 Bloglines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

2008/02/28

扼殺原創的那把刀不是抄襲,是輕蔑

 


  在我還沒來得及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前,九把刀與陳漢寧(以下稱其網路暱稱斷弦)之間的抄襲風波已經在網路上開打多日,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文學獎得獎作品可以讓一個現役知名作家「強烈地覺得自己受到委屈」,特別是當他的對手只是個沒沒無聞的高中生時,究竟是什麼樣的文字暴力,可以讓一個至今依然魅力四射的暢銷作家感到束手無策,然後演變一場不知為誰而戰的網路文字大戰。

  總之得到的訊息是,斷弦的〈顛倒〉遭九把刀指控抄襲其《語言》一作,這件事情鬧上了蘋果日報,有人覺得這是知名作家對於小市民的壓榨,但也有人站在支持偶像作家的立場上,對認定〈顛倒〉沒有抄襲的文學獎評審團隊大聲撻伐,並且認為台灣的智慧財產權已死……

  網路上對這件事情的爭議已經夠多了,我也不想去討論那些人到底誰的口水有堅定立論,誰的口水又語帶髒字,令人不堪,總之只要把兩部作品擺在一起觀看,不就得了?

  於是乎我看了這兩部作品,結論很簡單,這東西不叫抄襲。

  如果有人連「抄襲」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那就請閉嘴,乖乖多唸點書再回來討論人家的作品到底寫了什麼。

  不可否認地,兩部作品在呈現主角進入異世界後所造成的衝擊是雷同的;一開始的倒敘手法是雷同的;最後留下求救訊息的方法也是雷同的,然而以長度來看,雖然斷弦自己認為〈顛倒〉是長篇作品,然而就連《語言》都只是個中短篇小說,〈顛倒〉當然更只會是篇短篇小說,在這裡要提的是,兩部作品一開始寫作的格局就不相同,對《語言》來說,〈顛倒〉一作當中,類似其橋段安排之處也只有《語言》全篇的序章,然而這樣的一個序章,對〈顛倒〉而言,卻已經是小說的全部,光要表達的重點就不相同,如何說是抄襲?

  再者,我們來看內容的部分。《語言》當中,主角進入的世界是「混亂」的世界,而〈顛倒〉進入的世界則是「顛倒」的世界,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在兩部作品若干文字鋪陳看來的確有相似之處,但若仔細閱讀,會發現作者所要表現的事情截然不同,拿方程式賽車的各廠空力套件舉例,用了差不多的工具和材料,作出相似的車殼,但骨子裡卻沒一個地方相同,全世界這麼多賽車迷,看來看去這些賽車長得還不都是差不多一個樣,有誰會去緊咬那些或許只有「後照鏡角度不同」、「擾流板長度不同」的事實,然後大罵對手車隊的車子「抄襲」了自家車隊的設計?

  大家都知道,內涵是不一樣的。

  討論九把刀的《語言》,不該只看最開頭的求救訊息,因為那只是一部小說的序;相對地,看斷弦的〈顛倒〉,則必須只看整個異世界初體驗的過程以及求救訊息,因為那就是這篇小說的全部。以短篇作品而言,〈顛倒〉的全篇故事架構是相當公式化的,由於是短篇,作品無法利用文字鋪陳太大量多餘的敘述去介紹一個全新的世界觀,也沒時間浪費在刻劃多麼深刻的劇中人,因此最理想的開頭就是丟一個發展到一半的事件給讀者,強迫讀者立刻進入狀況,然後劇中人物精簡化,只出現必要的角色和對白,最後隨著故事的推進,留下一個嘎然而止的結局留待讀者去思考。

  請試著去想想,〈顛倒〉是不是符合了這樣公式化的寫作方式?而這樣的安排,我會說連倪匡的短篇都這麼搞,只是隨著題材不同;作者的筆法、學經歷不同而衍生出各種不同的作品,但認真推究回來,會發現循的都是相同的理路。這沒什麼大不了,因為短篇小說的字數少,本來就不適合平淡地陳述,因此在多年來無數作家前輩的努力下,逐漸發展出這種適合短篇作品的寫作公式。

  〈顛倒〉符合了這樣的公式,沒什麼了不起,只是很不巧地和九把刀的《語言》序章有著相當大的雷同。

  如果只因為用了相似的橋段就叫做抄襲,讓我們來玩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數字假設:假設全世界人口六十億人,具有中文書寫能力的佔十分之一,然後這十分之一的人當中有十分之一的人寫小說,又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寫的小說上得了檯面,最後這十分之一的人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寫都市恐怖小說,到底有多少人在寫作都市恐怖小說?

  答案是六十萬人。

  全世界用中文寫都市恐怖小說的人口有六十萬人,想看到六十萬篇截然不同的作品?那可真是浪漫到愚蠢的想像。

  雷同,本來就有先來後到的不公平因子在。

  既然都明知道了先到位先成名的人有著「第一人」的優勢,在文學討論上,我們看的就不應該只是緊咬著後來的人「抄」了什麼不放,畢竟誰也不能隨便斷定作者辛辛苦苦寫出來的作品是「抄」來的。我們該討論的是,究竟這些同質性高的作品各自表達了什麼?在相近的筆法與鋪陳之中,誰在哪些點用得好,誰在哪些橋段又需要加強?文字創作,除了自娛娛人,求的還是個進步吧!

  〈顛倒〉很大膽地在科幻寫作當中選擇「時間」作為發揮的題材,也果不期然地碰上了破壞時間邏輯後的困境,主題是「顛倒」,卻顛倒得不夠徹底,雖然可以視為主角身為「介入者」的身分,與整個世界觀並沒有完全同步來解釋,但以主角從試圖融入世界,到最後直接被這個世界吞噬的結局來看,主角在轉變的過程當中所經歷的改變其實著墨並不深,並且在表現退化以及迷亂的手法上還有待加強,這是〈顛倒〉一作當中,需要改進之處。然而本部作品試圖用打破既定世界觀感的方式呈現一個全新、在其眼中絮亂,但這世界上的人們卻習以為常的平行世界,這樣的野心是值得讚美的。

  《語言》很成熟地勾勒出瘋子眼中的瘋狂世界,九把刀本來就擅長描繪精神不正常的錯亂世界觀和人們,在這部作品當中亦然。只是選擇了短篇小說式的開頭,卻在後頭加上一大篇幅大戰外星人的故事,總讓人覺得前後段落的強弱平衡不足,或許可以稱之為是一種缺憾。命題是「語言」,其實作品本身與題目並不是十分相扣,然而作者用自身的文筆彌補了這一點,讓讀者可以隨著如同荒誕劇般的故事軸線一路順利往前推進,並且迎接一個略帶感傷的喜劇結局,雖然故事發展與開頭相比顯得頭重腳輕,但以一部小說創作而言還是不錯的。

  將兩部作品並排來看,會發現,九把刀的優勢在於文字運用能力凌駕在斷弦之上,但以作品本身對於主題的表達而言,從一而終的斷弦略勝一籌。並且在人物刻劃上,同樣是身陷異世界的主角,九把刀的主角因其鋪陳,彷彿承受了較於斷弦筆下主人翁更大的壓力,卻因為在序章最末段的表現過於平靜,比起斷弦主角最後的結局來說,反而稍嫌弱了點;即使不與斷絃相比,主角在開頭的冷靜與接下來重新出場時的形象相比簡直判若兩人,而中間卻沒有太多深刻的段落解釋這中間的落差,總讓人感覺有所遺憾,我甚至會懷疑《語言》序章與其後段是否在寫作時間上有所間隔。

  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去了解「抄襲」代表著什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地看完了《語言》和〈顛倒〉?這麼說很不客氣,但我要這麼說,在彷彿將人淹沒的惡臭口水戰之中,我看不到九把刀的支持者跳出來用認真、言之有理的分析去比較兩部作品,然後推導出「抄襲」的結論,我只看到諸如「刀大,我支持你!」、「台灣的著作權法都寫假的啦!」、「抄了還不承認!」等等情緒性字眼,反倒是站在反面立說的人,辛辛苦苦寫出了自己的看法、想法,換來的又是不需要負責任的噓聲。

  我當然能夠理解〈顛倒〉之所以被指責抄襲《語言》的原因何在,然而當事情演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九把刀與斷弦,誰都下不了台階,事情從一開始借用來曲解整個網路發聲行為的沉默螺旋,一直演變成到明顯的樂隊花車效應,以及被戲謔的少數落水狗同情者,這不是選舉研究,也真的很不想拿不符合台灣選舉現況的沉默螺旋理論套用一個甚至與選舉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網路人際傳播,但就是這麼好用。

  怪誰?

  怪大肆炒作的媒體?怪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九把刀?怪明明做了卻死不承認的斷弦?還是怪沒事亂爆料的斷弦家人?怪二水鄉公所裡不明究理責怪九把刀欺負高中生的婆婆媽媽?或者怪評審假客觀真打壓新銳暢銷作家?怪網路鄉民閒閒沒事幹就只會仗著自己坐在電腦前面隨便亂放話?

  怪誰?

  怪一下自己吧!

  怪一下仗著人多示眾所以講話只需要狀聲詞的自己吧!怪一下風吹兩面倒,也不知道自己立場到底是什麼的自己吧!怪一下隨便跑到作家前輩部落格大放人身攻擊的那個沒水準的自己吧!怪一下意見不合就只會選擇性接收訊息然後一味逞強反擊的自己吧!怪一下從來都不想不願不能也不會認真把人家文章看懂得自己吧!怪一下靠著阿Q式精神勝利法沾沾自喜的自己吧!

  好好一個小說創作的新生代,就只因為作品的原創性不足,就隨便冠上一個「抄襲」的罪名給他,作者自己說了問心無愧,九把刀可以不諒解,你們這些搖旗吶喊的群眾是在跟著不諒解什麼?斷弦的良心是長在你身上不成?評審團一致認定了沒有抄襲的作品,九把刀有聽不進去的理由,但落井下石的群眾到底是哪來的文學素養還是立場去推翻一個專業作家的判斷?

  相信評審團也是本著鼓勵年輕人創作的心態給予佳作,畢竟〈顛倒〉整篇作品仍然有其青澀待加強之處,都已經明知道爭議存在卻堅持要授與這個獎項,這樣的專業考量,難道還要被污名化?相信一個人沒有說謊,這麼難嗎?

  整個事情下來,最大的受害者會是斷弦。無論對外表現得如何委屈,九把刀依然是九把刀,他的作品依然可以繼續出版;就算被網路上的群眾謾罵,評審團的作家前輩依然在文壇有著屹立不搖的地位,不會因為一群名不見經傳又只會人身攻擊的匿名人士動搖;各個在部落格裡發表事件評論的格主包含黑羽自己在內,也會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該寫作的時候寫作,該休息的時候休息,反正事情過去,台灣人的網路話題永遠都燒不久;而那些自認不屑具名的傢伙當然也不會受到傷害,反正他們樂於成為被傳播學者們類化的那些「群眾」,總會找到別的樂子。

  但是,受到傷害的斷弦,有沒有可能因此失去對創作的熱誠?有沒有可能因此再也不願意提筆寫下任何「雖然原創,但卻可能被視為抄襲」的作品?對,群眾都不關心。

  反正干我屁事!

  是這樣子的思維嗎?

  因為不認識這個新人,所以只要能看九把刀的小說就好了?因為九把刀是刀大,斷弦只是陳同學,所以刀大抄襲卡夫卡就不是抄襲,斷弦抄襲九把刀就是抄襲?

  九把刀有沒有抄襲卡夫卡,和斷弦有沒有抄襲九把刀,是同樣的問題。並且假如人們可以輕易認定九把刀是九把刀,所以斷弦一定看過九把刀的小說因此一定是斷弦抄了九把刀,那同理可證,因為卡夫卡是卡夫卡,所以九把刀一定看過卡夫卡的小說因此一定是九把刀抄了卡夫卡。

  把文字當作數學來玩,很好玩唄?

  討論《語言》也好,討論〈顛倒〉也罷,甚至是把卡夫卡的《蛻變》拿來一起討論也行,有人用過,後面的人都叫抄襲?九把刀我如果指控你抄襲《蛻變》你要承認嗎?「做了什麼你自己知道」,這種態度得體嗎?

  簡單來說,只是原創性的問題罷了。

  原創性不足又如何?下次再挑戰一篇更原創的嘛!

  提醒一下後面的人:「嘿!小子,你這麼寫跟我的太像囉!」然後前輩和晚輩一起討論一部作品的內涵,有很困難嗎?

  非得要學古人文人相輕?

  黑羽幹什麼整篇文章這麼嗆?因為預設被嗆的人一定覺得很幹,所以這麼嗆;因為預設了被嗆的那些人都是錯的,所以這麼嗆;因為預設了除了自己以外別人的觀點都不是觀點,所以這麼嗆;因為想要讓這麼想的人知道這麼做有多麼無聊,所以這麼嗆。

  抄襲,旁觀者說得輕鬆,殊不知,身為一個創作者,聽到這樣的指控被輕蔑地說出口,那是多麼心痛。



本文同步張貼於個人部落格,黑羽的血紅屋




  • 延伸閱讀:袁瓊瓊部落格→《陳漢寧沒有抄襲
  • 延伸閱讀:櫻桃巧克力→《【轉貼】銀正雄回應〈九把刀被抄襲事件〉於袁瓊瓊部落格
  • 延伸閱讀:終極邊疆BLOG→《正義與悲劇
  • 延伸閱讀:迷幻機器→《九把刀朱學恒,你們才是錯誤示範的大人
  • 延伸閱讀:約翰約翰邊走邊想→《抄襲事件最大的受益者,九把刀
  • 延伸閱讀:電影,沒有終點。→《色戒,與九把刀
  • 延伸閱讀:電影,沒有終點。→《人人都是專家,人人都講正義‧
  • 延伸閱讀:BillyPan 的部落格→《從後現代的書寫/閱讀現象談九把刀/陳生抄襲/原創事件和funP

  • 延伸閱讀:仲魔城繁華街→《用客觀的角度看,而表達主觀的結論。
  • 延伸閱讀:仲魔城繁華街→《Ghost Whisper for 霧中的真理
  • 延伸閱讀:仲魔城繁華街→《道德投票根本不正義也不道德!
  • 延伸閱讀:仲魔城繁華街→《無意間,九把刀與朱學恒的網路多數暴力形成了……
  • 延伸閱讀:仲魔城繁華街→《絕望啊!我對抬轎文化絕望了啊!

     

  • 1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難得看到有人能看透這次事件後續發展的唯一主角,小弟非常佩服貴文作者的洞察力,所以小弟認為可以與貴文作者更進一步探討一個問題"如何避免網路群體暴力?"

    小弟認為九把刀先生是一個無辜的加害者,小弟很敬佩九把刀先生能貫徹自我之道,但是可惜的是九把刀先生的許多書迷只看到書中的主角因為貫徹了自己的信念而"順便"改善了世界,殊不知在現實世界中的中東及美洲等地有更多的人為了貫徹自己的信念(或著堅持自己的正義)而對身邊的人甚至整個世界造成莫大的負面影響,而這正是目前九把刀先生的書迷們所在"貫徹的正義",在以個人言論自由為前提而不考慮事情後續發展嚴重性的狀況下逐漸形成了群體暴力,的確,就群體暴力的形成而言,九把刀先生是不用負任何責任的(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層面),但是就因為他的影響力而使他成為了無辜的加害者。
    分隔線以下的文字擷取自http://www.wretch.cc/blog/Giddens&article_id=7106712
    --------------------
    最後,我當然也是個知識份子,我的寫作也當然有著很堅定的目的性。

    是的,我的文章除了陳述我的想法外,當然也希望可以說服看文章的每個人。

    我說的話,我的論述,你們也得想一想。

    要培養自己的觀點,要培養自己的正義感,要擁有自己的價值,不要輕易屈服在任何一個知識份子的論述底下,不要學會油腔滑調沒睪丸的假客觀。有時不屬於理性的情緒很重要,因為它直接告訴了你很多事實,有時它叫良心,有時它叫心虛。

    年輕的各位,你們也都是知識份子,在某個不遠的未來,你們在各方面充實了自己,豐富了提出論述、提出觀點的能力,也即將擁有影響力。

    你們說的話、做的事會他媽的影響另一個人的人生。

    但這些都比不上知識份子的良心。
    --------------------
    也許,在九把刀先生的正義沒有使任何人傷亡之前,可以繼續說服讀者也可以問心無愧,但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陳姓同學受不了精神上的壓力而自殘(純粹臆測),以一個知識份子的生命觀來看,正義可以比的上生命嗎?

    總結對於如何避免網路群體暴力,小弟目前個人認為必須要針對群體中的代表者以客觀的評價與代表者分析該名代表者的影響力有多重要以及此影響力的後續負面發展,最後也只能望代表者三思,以上。

    666 提到...

    TO 匿名:

    我對所有使用匿名者的敬佩
    有如滔滔江水一般連綿不絕
    又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是如天上恆星一垠永遠不墜
    更如宇宙萬物一世生生不滅


    雖然作者是黑羽不是我……
    不過匿名先生可以等他……
    看看他會開什麼新玩笑……

    請原諒!

    約翰約翰 提到...

    這分析真的是太專業了...
    希望九把刀趕快清醒,趕快向陳同學道歉吧!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TO 匿名:

    男子漢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雖然黑羽很白痴地為了自己的部落格變成Darkplume in the Aerie,但還是自稱黑羽就是了……

    雖然小弟以前有個朋友英文名字取做「None」,多年後的今日卻發現自己的創意其實剽竊自宙斯他老爸,雖然神話人物不會跳出來責備他抄襲,但還是有一點點懊惱。

    總之呢……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真叫匿名也請通知一聲……

    匿名 提到...

    小弟是在推推王看到這篇文章的,因為小弟本身並沒有註冊會員所以只能勾選匿名這個選項(有想過勾選名稱這個選項,但是講出來讓各位汗顏,小弟實不知URL為何物),其實小弟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是有總長三個細明字體的姓名,可是在網路中卻無從定義名稱的重要性,若有人想給小弟除了"你"以外的稱呼,就請叫我97331吧!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TO 匿名9331先生:

    你就放膽地去使用「名稱」的選項吧!名字自己會跑出來哦!

    其實咧──會和匿名人士打哈哈是有原因的啦,因為說不定名字是匿名,其實是黑羽本人不是嗎?感覺上總是很不尊重那些具名的人。

    這方面的考量,還請見諒。

    既然匿名97331來自推推王,不如就在網址的地方貼上諸如「http://funp.com/people/profile/?username=darkplume」這種東西如何?也好讓在下知道是哪位新朋友特地看了文章跑來回應啊!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然後我還打錯打成匿名9331先生……抱歉了匿名97331先生……

    最後,匿名還有個缺點,就是這麼多人匿名,我根本不知道誰是誰啊啦啦啦啦啦──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TO 約翰約翰:

    跑到你的部落格留了言,真是相當陰謀論的一篇合理懷疑啊!

    雖然黑羽看了替你捏一把冷汗就是。

    套用我在血紅屋針對同一篇文章做的回應:寫出這一篇文字,最主要的目的除了表達自己對整件事情的看法以外,也希望閱讀者能夠去思考,究竟身為旁觀者的我們,哪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哪些事情又是不該去碰觸的。

    唯有清楚明白自己的定位,才能夠真真正正地以自己的主觀意見為榮。

    ──而不是一味地強調自己有多「客觀」。

    共勉之。

    By.黑羽

    小白哥你真帥 提到...

    http://funp.com/people/profile/?username=p97331
    是這種網址吧?
    預覽後發現自己的名字可以點了呢,謝謝指教。

    Hedula 提到...

    又來了~
    上次那個電影舉例的事情並非有什麼指責,
    個人網路上留言純粹打嘴炮罷了~

    另,給有看到文,並且真的認為陳生是抄襲的鄉民,
    去看看史蒂芬.金的《黑塔》吧!

    還是沒看過九把刀的作品,
    不過光從一堆人簡述裡用一般鄉民的方式判斷,
    我覺得日本漫畫就可以舉不少例子九把刀抄襲…

    666 提到...

    歡、歡迎常來啊,Hedula !

    你的嘴砲確實是讓我注意到有誤導讀者的嫌疑,所以還是必要的,

    現在有種5%的多數聲音普遍都說閱讀能力下降了,所以大家要提升到至少有三個馬場力的閱讀能力,才有可能分辨抄襲與否,

    總之,九把刀已經成為「偶像」而不是作家了ˇˇ

    墨狼 提到...

    其實九把刀的「語言」就只是單指那封求救信,後面那一大串外星人什麼的是「恐懼炸彈」的內容,所以求救信並不是語言的序章,那封求救信就是語言的全部。

    而格主也同意了,顛倒和語言中的求救信有相當多的雷同,也許這些雷同不能算是抄襲,但是當一個作家碰到一份如此雷同的作品,這樣的憤怒也許是可以理解的吧!

    另外關於陰謀論的部份,九把刀一開始根本不想讓這件事情曝光,何來得利的陰謀論?也許九把刀很衝動嚷著要讓事情上報,但是讓這整件事情曝光的終究不是九把刀,的確可以說他想做而未做,但是拿沒有發生的罪行來幫別人定罪,不管怎麼看都不是厚道的行為。

    666 提到...

    TO 墨狼:

    點了你名字的連結,結果如下--

    檔案不存在

    無法顯示您所要求查看的 Blogger 檔案。許多 Blogger 用戶尚未選擇公開他們的檔案。

    如果您是 Blogger 用戶,我們建議您 公開您的個人檔案 .


    你不如一開始就匿名吧!

    墨狼 提到...

    原來我選到隱藏了,不好意思造成大家的困擾啊!

    再點一次,相信這次可以了。

    666 提到...

    嗨咳!墨狼,恩,其實第一個自唸嗨,只是每次注音都跳咳!

    抱歉,我這兩天一直沒空回文。閒話少說,我直接進入正題。

    我是「格主」666,但不是這文章的作者,有認真看文章的人應該都分辨的出來。

    不過你點名了格主,我就跳出來一下,因為我跟小黑的立場與看法,經過開會討論之後,是相同的。

    墨狼你提到:「而格主也同意了,顛倒和語言中的求救信有相當多的雷同,也許這些雷同不能算是抄襲,但是當一個作家碰到一份如此雷同的作品,這樣的憤怒也許是可以理解的吧!

    這句話的基礎論點在於黑羽文中的:「不可否認地,兩部作品在呈現主角進入異世界後所造成的衝擊是雷同的;一開始的倒敘手法是雷同的;最後留下求救訊息的方法也是雷同的,然而以長度來看,雖然斷弦自己認為〈顛倒〉是長篇作品,然而就連《語言》都只是個中短篇小說,〈顛倒〉當然更只會是篇短篇小說,在這裡要提的是,兩部作品一開始寫作的格局就不相同,對《語言》來說,〈顛倒〉一作當中,類似其橋段安排之處也只有《語言》全篇的序章,然而這樣的一個序章,對〈顛倒〉而言,卻已經是小說的全部,光要表達的重點就不相同,如何說是抄襲?

    那麼,你有認真看文章的下一段嗎?下一段是:「再者,我們來看內容的部分。《語言》當中,主角進入的世界是「混亂」的世界,而〈顛倒〉進入的世界則是「顛倒」的世界,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在兩部作品若干文字鋪陳看來的確有相似之處,但若仔細閱讀,會發現作者所要表現的事情截然不同,拿方程式賽車的各廠空力套件舉例,用了差不多的工具和材料,作出相似的車殼,但骨子裡卻沒一個地方相同,全世界這麼多賽車迷,看來看去這些賽車長得還不都是差不多一個樣,有誰會去緊咬那些或許只有「後照鏡角度不同」、「擾流板長度不同」的事實,然後大罵對手車隊的車子「抄襲」了自家車隊的設計?

    請確認。黑羽提到:「請試著去想想,〈顛倒〉是不是符合了這樣公式化的寫作方式?而這樣的安排,我會說連倪匡的短篇都這麼搞,只是隨著題材不同;作者的筆法、學經歷不同而衍生出各種不同的作品,但認真推究回來,會發現循的都是相同的理路。這沒什麼大不了,因為短篇小說的字數少,本來就不適合平淡地陳述,因此在多年來無數作家前輩的努力下,逐漸發展出這種適合短篇作品的寫作公式。

    而我之前的文章中提到:「陳同學的題材、創作理念都與九把刀先生相同;但是內容、文字結構、與創作感情、延伸思考,並不相同。」以及「有多少人知道大師托爾金寫《魔戒》的原點來自於華格納歌劇《尼貝隆根的指環》?有多少人知道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也是極度向著《尼貝隆根的指環》致敬?這部偉大的作品放入中土變成《魔戒》,放入太空變成《銀英傳》,如果再有人把《尼貝隆根的指環》抓出來重新詮釋成為別的作品,其中的哏點與《魔戒》與《銀英傳》皆有類似之處,這抄襲是要算在誰的頭上?

    這些所謂的雷同,全然不構成抄襲,甚至連模仿都有些勉強,而這些公式化結構的雷同之處,並不是九把刀所首創,會不會憤怒,是九把刀的問題。墨狼你覺得能理解九把刀的憤怒,那敢問,你能理解「既然不是抄襲,為什麼不能投稿?」的想法嗎?

    勞駕請去看黑羽的小說:《死雨》,就在這篇文章之後的下一篇。如果覺得內容太長,請直接跳到死雨的意見區,我跟小黑有留言在意見區。

    如果要討論陰謀論,那就是莊周夢蝶,魚水遊歡的情況,而你正陷入此情況。

    你知道嗎?下面這一大段全部是繞口令!

    墨狼,你不是九把刀,你不見得真的知道九把刀心裏在想什麼,我也不是你,我也不見得真的知道你知不知道九把刀心裏在想什麼,而你不是我,你不見得真的知道,我知不知道九把刀心裏在想什麼。究竟是你知道九把刀,或是我知道九把刀?或是九把刀作的就是他說出來的?或是九把刀說的就是他想做的?你講你理解他的憤怒以及九把刀一開始根本不想怎樣如何,都只是你想,而你看見你想的。九把刀認為的抄襲與他要的正義是什麼樣的正義,他還是沒說……

    需要舉例嗎?比方仲魔的立場,是「陳同學沒有抄襲。」這句話是肯定的,至於你替仲魔加註的「九把刀小題大作。」一詞,並不是仲魔的立場,仲魔也從來沒提出「九把刀小題大作」的論述,而你認為「仲魔覺得九把刀小題大作,所以就寫上仲魔覺得九把刀小題大作。」而我認為你這麼認為,所以我把這段我認為的寫出來變成你認為。

    你是不是這麼認為?可能是,可能不是。但是你已經寫上了「仲魔城繁華街是屬於沒抄襲,九把刀小題大作。」所以我認為你認為仲魔這麼認為。但是仲魔並沒有這麼認為,所以你認為的事情只是你認為。

    繞口令結束!

    上面的回應,其實大半都在翻舊文,以及解釋舊文。

    白話一點就是:仲魔在這次事情的看法很清楚,也拜託不管哪個立場的讀者,都請把文章看清楚,不然光翻文章的內文就把你們的問題解決了。

    再白話一點就是:別像有個讀者自稱看過所有的文章,卻跑來要我認真的回答陳同學到底有沒有抄襲……我只好很光明的樣子了。




    最後,仲魔並不是只聽陳同學說他沒抄襲,就認定陳同學沒抄襲。我,以及仲魔,一開始兩邊都不信。

    仲魔是在「看過《顛倒》與《語言》之後」才判定沒抄襲。

    引用墨狼的話:「但是拿沒有發生的罪行來幫別人定罪,不管怎麼看都不是厚道的行為。

    既然陳同學沒有抄襲,卻堅持要拿他定下抄襲的罪--這樣的正義是厚道嗎?

    墨狼 提到...

    多謝格主的解釋,我知道發這篇文章的是黑羽,然後還有另外一位666,因為當時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所以就順手打上了格主,現在想想,似乎該用作者才是。不過沒有點名的意思啦!黑羽大就不用特別來回答了!

    我有看過網路上許多人的討論,也大約明白顛倒這篇文章不符合抄襲的定義,我看到有人說顛倒算是有道德瑕疵的改寫,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個中肯的用語。如果是我來講,我只會講很像。這個評語很粗糙,不過礙於我貧乏的語文程度,也就只能講這樣子了。很像的原因就是黑羽大所說的雷同之處了。

    但是雖然說我覺得很像,但是畢竟只是我覺得,而且也只是很像,很像不等於抄襲,一個不是抄襲的作品,當然是可以拿去投稿的,那當然也可以得獎。

    不過回到我一開始想講的東西,我想說的只有三點:
    1。語言沒有包括後面外星人的部份。
    2。我覺得兩篇文章有雷同之處。
    3。討論陰謀論很無聊。


    另外那個小題大作的東西,我這樣寫不是說仲魔城覺得九把刀小題大作,那個小題大作是我自己寫的,不小心冠在你們頭上,我會去修改文章,並且在此向你們道歉。非常對不起。

    還有,因為我一直不懂要怎麼發引用,所以引用了你們的文章卻沒有告知,希望你們不要介意,在此一併致歉。

    不好意思,整個回應回得相當凌亂,辛苦看到這邊的人了。不過我想666所提到的東西應該都有回應到了,恩…應該有吧!XD

    666 提到...

    咳!墨狼!

    你帥!我喜歡就事論事,而我觀察之後,覺得你應該也是會就事論事的人。

    以我的看法,這種「有人說顛倒算是有道德瑕疵的改寫」一詞,並不中肯。因為他還是站在偏頗之後的強辯。

    以真正的白話文來看這「有人說顛倒算是有道德瑕疵的改寫」句話,會變成:「我們知道《顛倒》並不是抄襲,但是因為跟九把刀的《語言》有很多雷同之處,就是不應該投稿。因為不能投稿,所以也不能得獎。他會得獎的原因,是因為用了九把刀的哏,不是他自己的原創,所以很不要臉。

    語言是一種藝術,操弄文字也是一種藝術,甚至,表達能力也是一種藝術。

    前面的文章有提到,我只能要求自己的道德,而不能去指責別人的道德。

    如果說我的文章就是在指責兩位網路名人……那我會說,我的文章是在陳述事情的發生,然後反問他們,這是不是就是他們要的一切。

    他們有沒有道德,後世會去定奪。

    我沒看過很多九把刀的小說,沒看過《恐懼炸彈》,前文有提到,唯一認真看過的是《功夫》,那是一本別人送我的公關書,要我寫閱讀評價。

    所以我比較兩篇作品,只會比較《語言》以及《顛倒》,不會去比較到《恐懼炸彈》。

    而黑羽把所謂外星人的部分拉進《語言》的原因,我想等他放假會跟你解釋。

    最後,我代表仲魔非常虛心地接受你的道歉。

    我很希望你認識的仲魔,不是先以有色眼鏡來觀察的,而是能對一件事情妥適的表達想法,溝通;也謝謝你願意與仲魔溝通。

    其實黑羽一開始也覺得陳同學寫了「模仿」作品,我們經過開會溝通,才確認不是模仿作品,而是公式化雷同作品;這些,都是溝通來的。

    畢竟整個疑似抄襲的事件,起點就是溝通不良,不是嗎?

    然而有沒有刻意溝通不良的陰謀論,就是一件無解的溝通議題。

    莊周夢蝶,魚水游歡!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墨狼:

      很抱歉黑羽再十分鐘就得趕車從台南北上中壢,沒辦法詳細回應,我大致上先回答幾個你提出重點的問題。

      首先,《語言》和《恐懼炸彈》我是在九把刀的網站上看的,請點這個網址看他前言的最後一段:http://giddens.twbbs.org/story/12language/s_la00.htm

      他說「語言是第一篇故事,探討符號的意義與思考的結構,作為一個開端,而到最後,所有的故事都將歸於一個主軸發展,會越來越有趣吧!」

      而他的官方網頁自己把《語言》分做上下兩部分,上的結尾是所謂的《語言》,卻沒有為下的部分做出《恐懼炸彈》的注解,因此我決定判定為一篇作品,因為端詳九把刀的字句,我也只能做這種判斷就是了。

      《語言》與《顛倒》雷同,我知道,也是因為這個雷同才讓這個事情有機會越滾越大,當然,我的立場還是很簡單,我站在一個看過、思考過兩篇作品內涵的立場上,有個明確的結論,那就是這篇作品,不是抄襲。

      仲魔內部討論的情形當然不足為外人道之,不過我得知這個新聞是在部隊,由666打電話過來通知的,當時我對666說過,等我休假,給我個懶人包,是不是抄襲,我看過再判斷。

      我對自己中文領域的專業負責,相信墨狼可以明白我的意思。

      至於陰謀論,我沒有討論陰謀論,討論陰謀論的人完全不是我,既然選擇在我所寫的文章裡張貼意見,應該就是認為在我的文章中看到了陰謀論,不過我必須強調,寫作這篇文章的重點在於希望讀者能夠反思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該做,而討論陰謀論的部分,我雖然沒寫出來,但也從刻意的忽略表示了我的意見,如果你指的是我對約翰約翰的回應中提到「真是相當陰謀論的一篇合理懷疑啊!」一句,那是我對約翰約翰所寫文章的感想,或許你搞錯了;而如果不是基於這點說出這種評價,我倒是很有興趣知道墨狼在哪個段落當中看到了黑羽在討論「陰謀論」,如此一來,我也才能知道那個段落容易造成讀者不必要的解讀。

      或者判斷究竟那個段落到底有沒有問題。

      趕車去,晚些聊。

    By.黑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