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到百度搜藏~~!!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收進MyShare書籤 推入聯合udn部落格書籤 收藏到Fiigo書籤 奇摩的分享書籤 加入到YouPush書籤

RSS 訂閱 Bloglines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

2008/03/03

【那個人的足跡】〈迷宮的十字迴廊〉

 


  ——千載沉淪夢中天 一片剛心破萬軍——



  走在隊伍正前方的人是李,一個來自東方的獸王戰士,聽說他們很適合擔任斥侯,所以負責打前鋒的就是他了。我是沒和這種人打過交道,而且李的打扮也是輕裝皮甲沒什麼特色,底細什麼的真的不清楚,唯一要說在意的,還是他那個只有兩鬢長得出毛的怪頭,怎麼不想辦法遮一下呢?

  不過其他人好像都不在意這個問題,而且他們更沒有個人特色,所以我連名字也記不得。

  反正就是一個卡卡洛依治療師、一個獸人族戰士,和一個咒法師,加上怪頭李和我,就這麼組成了一支不是很重視平衡的臨時冒險團隊。

  搞成這副德行還堅持要硬闖迷宮的十字迴廊是有點扯,反正隊長是毛茸茸的獸人,誰管他是來自狼牙還是狼爪來著,他們只會在族群這件事情上面龜毛,真的到了該用腦子的時後就是會出這種怪招,也算是見怪不怪了。

  迷宮的十字迴廊,嚴格來說是這座城的一部分,曾經是老城區最繁榮的地方,卻在某一天被濃霧籠罩,裡面的人再也沒出來過,當時警備隊派了十二個人搜索,只有兩個活著回來,那裡頭的巷道似乎一轉身就會變個樣,而且開始有著被稱為「幽冥鬥士」的東西徘徊,那是一群看起來活像鬼魂的生物,已知沒有任何武器碰觸得到他們。

  稱他們為生物,是因為他們以人的靈魂維生……

  後來開始有謠言傳出,說這塊區域因不知名的原因和幽界合而為一,而一切的謎底和解決之道都在此區域最深處一個被稱為血紅屋宅邸的地方,由於整個街區已經變成一座有生命的迷宮,慢慢地開始有人稱呼這塊地區為迷宮的十字迴廊。


  迷宮的十字迴廊得名後,越來越多不怕死的冒險者集結闖入這塊區域,並且找出了十字迴廊改變地形的週期,只要夠小心夠有默契,基本上探索起來的危險性還好,當然,前提是夠有默契。

  說到默契的話,我對現在這個團隊的沒默契還真是有著充足的自信。

  到底這年頭還剩幾個人會想和不認識的陌生人聯手幹秘寶獵人,而且還試圖找到位於傳說中位於十字迴廊深處的血紅屋宅邸,只為了一封號稱來自血紅屋主人的邀請函上沒頭沒腦地寫著「歡迎來訪」!?

  而且信明明就是寄給我的……他們到底在興奮什麼?

  「想不到這樣的邀請函真的存在呢!」說話的是年輕的卡卡洛依治療師,這位神的使徒除了能夠治療絕大多數的傷害以外,因為教義的關係還能學習各種魔法,雖然他們對於身理的病痛沒輒,但是我們終究是一群見錢眼開的秘寶獵人,應該是沒時間生病。

  「嗯。」我隨便附和著,只因為公會裡有人跑腿送了這封信來,信才剛拆開,他就黏上來了,這種沒神經的傢伙真的可靠嗎?

  「幽冥鬥士!快退!」前方突然傳來怪頭李的警告聲,我們的獸人隊長就抓著戰斧衝了出去。我怎麼覺得自己聽到的是撤退的警告?

  咒法師迅雷不及掩耳地一個劍指指向隊長,喊出:「縛!」伴隨著咒法師發出青光的指間,這個衝動的傢伙就立刻頹軟下來,恰好趴在折返回來的怪頭李身上,就這麼給順勢上了肩,腳步踉蹌地朝我們跑過來。

  年輕的治療師這才剛從包包裡翻出預先準備好的球型法器,然後緊張地往怪頭李背後一丟,隊伍正前方立即張開一道散著紫色光芒的魔力網。咋!遇到半隻腳踏在幽界裡的怪物靠這個有用嗎?

  「大家自己保重!」怪頭李說完,立刻抱著隊長往身旁的破木屋裡一閃,現場立時少了兩個人的氣息。你這樣是打算把我們晾在這裡等死就是了!

  咒法師念了一個聽不懂的詞彙後,也消失了身形。

  非常好,現在只剩下我和小朋友兩個人獨自面對追過來的幽冥鬥士,那張魔力網在幽界生物面前果然一點用也沒有,兄弟,你辛辛苦苦花了大錢買來的高階法器被人家直接穿過去了耶!

  「怎……怎麼辦……」小朋友呆立在原地不動,隔著治療師的道袍我都能看見他的腿在發抖。

  「你問卡卡洛依啊。」笨蛋一個,既然這麼弱,打一開始就不要在大街上拉人探索傳說中的血紅屋嘛!

  散發著淡紅色光芒的幽冥鬥士一步步地朝我們逼近,這一隻身上穿著屬於幽界、看起來只是輪廓的重型鎧甲,手上還握著一柄雕飾華麗的雙手巨劍,看樣子這個傢伙在幽界應該是名騎士。

  怪頭李似乎沒打算出來救人,是說我也不期待一個不知道能力何在的獸王戰士能搞出什麼名堂。

  弱智的掛名隊長現在應該還在昏迷中吧,天知道咒法師到底在他身上施了什麼怪法。

  咒法師八成已經逃離現場,這種人我看多了,實力是不錯,但就是見風轉舵得快,見機行事的技巧熟練到跟吃飯一樣,也難怪小朋友可以在大街上隨便招個手就拉進一個有豐富實戰經驗的咒法師。

  其實……說到底這些人都是一個樣。

  「咿……」小朋友整個嚇傻了,發出來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把幽冥鬥士的注意力給吸了過去。

  「救、救命……」小朋友將臉轉向了我。

  別看我,遇到幽冥鬥士就算是我也沒輒,我只知道這種大傢伙視力極差,絕大多數的時間靠的都是聽音辨位,而且通常他們只要久久獵殺到一個靈魂,就會對身旁的其他靈魂視若無睹。

  所以我只需要犧牲掉一個人就沒事了。

  別怪我無情,小朋友,在場所有人在想的是什麼,你自己應該也很清楚。

  就請你安心上路吧!

  幽冥鬥士對著小朋友伸出手,直接穿進小朋友的體內,向後一拉,小朋友的身體立刻就像個破麻布袋一樣砸在地上,但幽冥鬥士處在幽界與現界夾縫中的手上,卻抓著一個人型的淡藍色能量體,從那能量體的輪廓可以看出小朋友臉上的特徵,只剩下能量體的小朋友兩手扳著幽冥鬥士的虎口不停掙扎,似乎還沒發現自己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肉體。

  然後幽冥鬥士摘下頭盔,露出尖細的口器,直直地穿進小朋友的咽喉不停吸吮,淡藍色的光芒先是抽動了一下,便開始慢慢萎縮,並一點一滴地流進幽冥鬥士淡紅色的體內,然後相互交織成全新的紫色光芒。

  目睹幽冥鬥士「進食」的感覺讓人作嘔,即使是多年來看了這麼多具靈魂遭到撕裂,每次看到還是會覺得渾身不對勁,看著能量流動或許還少了些真實感,但我就是會聯想到吸血鬼咬著某人的頸子猛吸,最後把活生生的人吸成乾屍的模樣。

  這種極度危險的東西現在就站在我身旁享用著靈魂大餐,不知道這時候我伸手去碰一下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事?

  我緩緩地伸出自己的左手,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武器和魔法對牠們有效的幽冥鬥士,到底觸感是怎麼樣……

  那個紫色的光芒實在是很吸引人……






  意料之中,邀請函引來了幾個不怕死的冒險者。

  打前鋒的獸王戰士一進入迷宮的十字迴廊就立刻進入了百獸相.狼化妝的體勢,將注意力全集中在搜索巷道之中,而且似乎沒有人發現他的行動有所改變,從這一點來看,這個人的確有不怕死的本錢,相信會是個相當好的餌食。

  治療師身為一個冒險者的身分還是個菜鳥,從他帶著大包小包的各式法器這點來看,可想而知,他並不是個很好的施法者,不過既然是卡卡洛依的使徒,或許靈魂的滋味會相當可口。

  狼牙的戰士還是個衝動的年輕人,對自己的戰技相當有自信,但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他的靈魂有價值嗎?總之既然已經來了,就看看他會有什麼表現吧!

  最讓我感興趣的還是這個幻術師,他在公會裡有著不錯的人脈,本身也是個有實力的人,跟著各個冒險團隊來過不少次迷宮的十字迴廊,也組織過自己的團隊,對這裡的生態相當熟悉,就是個性輕佻了點,但我喜歡這個人,將邀請函發給這個人果然能夠吸引到各路人馬的關心。

  用四條人命,可以換來多少人再次投入探索血紅屋的興趣?

  用咒法師的身分接近他們比什麼都方便,來迷宮的十字迴廊都需要咒法師,這是冒險者們用鮮血換來的經驗,我不便批評什麼,只要能達成目的,要我再埋葬多少人都可以。

  我們走在濃霧瀰漫的巷道中,獸王戰士很稱職地在前方引導,他們有一套特別的體術系統強化自身的五感,而且毫不矯作,這一點讓我很欣賞。

  狼牙戰士一進來就蠢蠢欲動,卻被隊伍推進的速度給弄得很不耐煩,看他的樣子也差不多快要爆發了。

  治療師把幻術師當成偶像,對於邀請函的內容甚至比信件主人還要重視,一路上我們的話不多,而且幾乎全都是治療師在開口,看得出來其實每個人都在忍耐。

  特別是那個幻術師。

  他應該很清楚,臨時組成的五人團隊完全無法勝任攻克迷宮的十字迴廊的任務,為什麼他還要點頭答應出發?從一開始我就觀察著這個人,卻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行為,難道他對自己的能力這麼有自信?還是他從收到邀請函開始就醞釀著什麼目的?

  讓人猜不透的傢伙。

  算了,不管他有什麼目的都與我無關,至少他照著我的計畫來到這裡,並且也順利地將「來自血紅屋的訊息」散佈到了情報販子耳中,所有人都在觀望這個團隊的表現,我知道他們也都期待著這個團隊的失敗,我們組成地太草率、太藐視這座迷宮了,所有人都在期待我們失敗。

  他們想要看到失敗,我就給他們失敗,因為他們將會踏著前人的屍體,證明自己比誰都高竿,他們將會爭先恐後地進入迷宮的十字迴廊,尋找位在十字迴廊最深處的血紅屋裡的神秘寶藏,到時候,我就能夠回家了。

  我只想回家。

  回到那曾經屬於我的宅邸。

  數十年來,那裡一直都是屬於我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我擁有無限的青春,我是個不老不死的怪物,當我必須眼睜睜地看著所認識、所愛的人一日日地老去;當我必須承受著所有我所掛念的人一一離開人世,而我卻永遠保留著這樣的外貌,我就知道自己將永遠失去愛人的權利。

  所以我把自己封閉在那個宅邸之中,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宅邸。

  直到該死的幽冥鬥士出現!

  該死的幽界把我的人生全毀了!

  牠們佔據了我的領地,將我趕出我的家園,然後用這場散不去的濃霧阻擋著我重回曾經屬於我自己的歸屬!

  這群懦夫!

  他們以為靠著改變迷宮的型態,我就永遠找不到回去的路嗎!

  我找不到,但我可以讓人幫我找到!

  就是這群為了寶藏,命都可以不要的秘寶獵人們!

  「幽冥鬥士!快退!」是獸王戰士的警告,看樣子他成了被獵殺的對象。

  狼牙戰士二話不說就殺了出去,愚蠢!幽冥鬥士是你這螻蟻殺得死的東西嗎!

  「縛!」我不能接受一個愚蠢的自殺行動破壞了既定的劇本,我要的是奮戰過後死傷慘重的精采故事,而不是因為魯莽導致的無謂傷亡,只有這樣才能吸引更多自認英雄的人為我開路。

  我的咒殺瞬間要了戰士的命,癱軟的屍體迎面趴在轉換為豹化妝飛奔回來的獸王戰士身上,他二話不說就扛起了這個隊長跑了回來,很好,我就是要這樣的感覺。

  治療師還在努力地從各式法器當中尋找他自認為妥善的一個出來,包包裡的隨身物件灑了一地。

  幻術師絲毫不打算施法,只是神色自若地看著治療師翻找著麻布袋。很聰明的判斷,遇到幽冥鬥士,凡人能做的選項並不多,其中一種處置方式就是安靜地躲起來;而另一種則是找個慌慌張張製造聲響的替死鬼出來。

  治療師最後丟出了一個球狀法器,隨著法器落地的碎裂,預先存放好的魔力立刻重新排列組成了一張紫色的魔力網,如果對象不是幽冥鬥士,這張網的能量足夠摧毀任何形式的敵人。

  只可惜他的對手是無視這張網的幽冥鬥士。

  「大家自己保重!」獸王戰士帶著狼牙的屍體隱身在陰影之中,他會活下來。

  他們很快地會在失去了一個菜鳥同伴後,拖著狼狽的身軀跑出迷宮——如果中途沒再發生什麼意外的話。

  剩下的事情交給幽冥鬥士處理,我當個旁觀者就好。

  幻術師的意圖很明顯,被留下來等死的他們兩個人只要有一個犧牲就好,而他什麼也不用做,亂了手腳的治療師自己就會變成犧牲品,這在道德上的確是個很好的藉口。

  幽冥鬥士啃食靈魂的場面相當戲劇化,治療師不停掙扎的靈魂相當鮮明地呈現在我們眼前,治療師淡藍色的靈體一進入幽冥鬥士散發淡紅色光芒的體內,兩者相互輝映出帶有邪惡氣息的紫色光芒。

  等到幽冥鬥士離開,發現隊長離奇死亡的獸王戰士會現身和幻術師會合,他們或許會為了臨陣脫逃的問題發生一點爭執,但為了活下去,終究會握手言和,然後回到鎮上報告這場悲劇。

  冒險者們將會替我找回原本屬於我的家園……

  「不!」當我注意到時,幻術師已經伸手觸碰了幽冥鬥士的身體,立時殞命,這個行為就連剛出茅廬的新手都不會這麼做!

  原本只獵殺一個靈魂的幽冥鬥士得到了出乎意料的靈魂能量,在現界的形體整個變得相當不穩定,向四周圍溢散的能量穿透了躲藏在陰影中的獸王戰士,獸王戰士就在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狀態下死去。

  該死的蠢事!

  該死的幽冥鬥士!

  該死的愚蠢冒險者!你們死得一個也不剩,是要誰活著出去把這裡的冒險故事傳開?難道是我嗎!






  看著地上的四具屍體,以及眼前能量正在四溢的幽冥鬥士,咒法師眼中燃起了怒火,然而向前邁出的步伐卻相當冷靜,他無視於朝自己逼近的能量,只是一味地走向前,擁有無限生命的他靈魂能量沒有上限,連吸食了額外靈魂都會變得不穩定的幽冥鬥士,一旦碰觸了他的身體,甚至會因為過量超載而自行崩解。

  換句話說,不老不死,變相地成了幽冥鬥士的天敵。

  「你們以為自己是無敵的,但我卻可以輕鬆地消滅你們。」咒法師將手插入幽冥鬥士體內,彷彿要在這無形的能量之中抓取什麼物體似的,使勁握起了掌心。

  幽冥鬥士的形體急速膨脹、擴散,但外型卻變得模糊,原本清晰的輪廓逐漸散去,最後只剩下一片四散的光芒灑在濃霧之中。

  四周圍的景物開始變換,又到了迷宮的十字迴廊改變外貌的時間,咒法師站在快速迴旋、變換景色的螺旋正中央,無力地閉上雙眼,靜靜等待一切回歸靜默。

  有無數次他期待著睜開雙眼就看見熟悉的宅邸出現在面前,但也有無數次他睜開雙眼看到的都是失望,因此他也習慣了不再期待,等到四週景物重新成形,四具屍體早已不知四散到何處,其實連他自己也在景物的交替當中,離開了原本的立足點。

  這一次的霧稍微淡了點,他選定了一個方向,決定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出這座迷宮。






  「大哥!這裡有一封給你的信。」

  「血紅屋主人……歡迎來訪?」



延伸閱讀:【那個人的足跡】〈導讀〉
延伸閱讀:【那個人的足跡】〈溫柔的惡魔〉
延伸閱讀:【那個人的足跡】〈嗑栗子的男人〉
延伸閱讀:【那個人的足跡】〈旅程〉

 

3 則留言:

偉翔 提到...

哈囉~老黑,我來哩!

666請我為你這篇寫個書評,雖然我並不擅長寫書評,但也只好上場獻醜了。

唉呀~老黑!這種雙第一人稱的寫法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你這篇看起來真的是蠻怪的!怎麼說呢?在看第二段,也就是第一人稱為咒法師的這一段時,我竟然有種錯覺,那就是和第一段一樣,也就是說,我在看第一人稱為咒法師的這一段,居然把這個「我」,看成第一段的幻術師了,直到看第二次才搞懂兩人的差別!怎麼會這樣呢?因為這兩段的「我」的口氣和敍事方法幾乎一模一樣耶!

而且讓人錯愕的是,幻術師最後居然死了?枉費咒法師對他有那麼高的評價,老黑你也說了「這個行為就連剛出茅廬的新手都不會這麼做!」然而老黑你在前面卻又說「這種極度危險的東西現在就站在我身旁享用著靈魂大餐,不知道這時候我伸手去碰一下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事?」對,重點在後面那句,既然連剛出茅廬的新手都不會這麼做,那麼幻術師,這位這麼有經驗的冒險者,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時候我伸手去碰一下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事?」呢?這未免太矛盾了吧?

還有啊~就是自從【那個人的足跡】開始連載,從第一篇到這一篇,始終不變的,就是"悶",好悶的故事,好悶的劇情,沒什麼高低起伏,也沒有情感衝擊,有的就只是悶悶悶悶悶悶悶悶……………

老黑你要多加油喔~~~雖然作為書評有點短,但你這篇作品也算短篇,所以就別那麼計較囉~

666 提到...

愕,我說謝謝指教好像會很囧,

不過這意見我會想辦法傳達給正在捍衛國土,保家衛民的黑羽!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偉翔:

  沒有把幻術師反而受到迷惑的反諷表達出來,的確是我的錯。

  或許是我自己身為原作者的關係吧,自己看了兩個第一人稱,覺得其實有把兩個「我」的不同點給區分開來,不過也確實是有些敘事的方式感覺還有很大的加強空間,關於這一點,請容許在下先以突然雜事纏身作為藉口,等我把手邊工作處理完畢,會想辦法從「作者」身分脫離,以一個「讀者」的角度去看整篇作品,然後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

  自己也看過多重第一人稱的作品,老實說這種作品真的很容易造成讀者混淆,哪怕是看了評價不錯的作品,都覺得在區分人格的部分可以更加強,我認為「作者只有一個人」的理由佔了大部分原因,其次才是「讀者對角色殘留意識尚未抽離」的部分。這不是在幫自己脫身,只是偉翔沒說,我也沒認真想過這問題,總之既然我用了這種工具,而且用得不甚完美,就有義務提升工具的使用技能,而我一定會盡這份自己的義務,請放心繼續批評黑羽未來的作品。

  然後關於足跡系列故事悶的問題,在提筆寫這個系列時,就真的不打算寫什麼洋溢青春熱血的故事,整體而言確實希望讓故事的內容踏在灰黑色的道路上前進,至於造成讀者閱讀困擾的部分就真的不是我所預期要發生的了,關於這點,黑羽已經被666唸過了,持續改進中。

By.黑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