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到百度搜藏~~!!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收進MyShare書籤 推入聯合udn部落格書籤 收藏到Fiigo書籤 奇摩的分享書籤 加入到YouPush書籤

RSS 訂閱 Bloglines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

2007/11/03

冒險的旅程永無止盡──淺談名作《俠客遊》系列

 

以下文章具有A.Taku FIELD(絕對宅領域)御宅程度不足將可能無法中和絕對領域!
永遠不會曲終人散的冒險者之歌,俠客遊系列。ARTDINK Lunatic Dawn The 3rd Book的官網掛了,只好擅自抓了台灣EA官網的圖下來用。  一個月前,為了替〈奇幻類作品呈現之文化認同差異觀!〉添加附圖,無意間闖進了久仰大名的骨灰集散地,沒找到需要的圖,卻激起孩提時代許多老遊戲的回憶,特地下載了魔眼殺機系列,還為此找來DOSBox這個好東西來讓自己重溫舊夢,至今只要有空,我的隊伍就會在隱月神廟的地下迷宮中闖蕩,然後手忙腳亂地在那先天不良的戰鬥系統中求生存,依然好玩!想想當年第一套AD&D就是SSI金盒子系列的血戰札諾爾,搞不清楚AC值計算公式的我還在想,怎麼穿上「鎧甲」之後角色的防禦力變成負的,反而啥都沒穿的防禦力還比較高,所以就帶著全隊四人外加客串老虎男一枚,開始了裸體闖天涯的大冒險……記得我好像還沒完成戰士陵墓的解迷就投向黑暗王座的懷抱了吧!

  過了這麼多年,重新找回這些遊戲,想不到和當今許多聲光效果十足的遊戲相比,依然毫不遜色,是懷舊心態作祟嗎?不是的,只是遊戲玩久、玩多了,發現自己要的並不是聲光效果,也不是龐大、有深度的故事腳本;想要的只是那種擺脫現實壓力、自由自在的感覺。當年的遊戲沒有什麼聲光效果,甚至也塞不了龐大的劇情,但要是說到讓人在遊戲世界中到處闖蕩的自由度,只怕你還迷失了方向搞不清遊戲的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

  開場白說了一大堆,讓我們進入正題,這回,懷舊的遊戲是日本ARTDINK公司的名作——俠客遊系列。

  之前夥伴有篇文章拿組裝魚當做標題,啦哩啦雜胡言亂語地介紹了上古捲軸4的高自由度,環顧現階段所有宣稱自己多自由的角色扮演遊戲,美國隊這裡派來的刺客確實厲害;然而日本隊淹沒在綁手綁腳的後生小輩之中,倒也請來了偉大的老拳師——俠客遊出面迎戰,在一陣拳打腳踢過後,老拳師在鬥技場上壽終正寢,正當美國隊的刺客準備拂袖而去時,赫然發現一條纖細的手臂拉住自己的衣袖,轉過頭去,老拳師的孫女一個巴掌甩上刺客的臉龐,回過神來,女孩的背後竟站著五六位眼神堅定的男女,目光如炬地瞪著自己,看來這一架還有得打……

漂亮的插圖是俠客遊系列的傳統,這是PS版的Odyssey。圖片連結自ARTDINK Lunatic Dawn Odyssey官網。
  ——寫成這樣大概沒幾個人看得懂,還是直接說明吧!上古捲軸系列向來以最高的自由度著稱,四代是去年的作品,勉強算是新遊戲,畫面相當精美,而且玩家在遊戲中什麼事情都能幹!看遊戲內容不順眼甚至還可以自行下載或是設計全新模組,玩自己想要的劇情,闖蕩自己親手打造的迷宮,這套遊戲的低解析度版本移植到XBOX360依然嚇死許多玩家,看來是相當凶狠;而俠客遊系列也主打高自由度,最新的一代是六年前的老東西,出在PS2上,畫面爛得可怕,還讓我不想承認它是俠客遊系列作,然而雖然是這樣,在那之前的每部作品單以「自由」這件事來說,俠客遊連主線劇情都丟掉了,遊戲世界是隨機創的,所有遇到的角色對白都與劇情毫無關聯,要不要讓他們加入都隨便玩家,反正找來了也無法控制他們,臨時陷入危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賺的錢平分不說,伙食費都是玩家負責是怎麼一回事?偏偏沒他們隨行似乎危機又會從「臨時」昇華為「隨時」。玩家花在想這件事的時間絕對高於看對話和他們搞關係,反正真的沒劇情,而遊戲要不要結束也取決於玩家什麼時候打算退休,結束後列出一長串年表統計玩家成為冒險家後做過的所有大事紀,然後問你要不要在這個世界繼續進行遊戲,要的話,再從世界中選一位角色進入遊戲,而這個人往往會是自己退休前生的小孩。雖然不能自己打造迷宮,但三代以後確實能夠自己創造任務,要比自由,俠客遊在「角色扮演」這件事情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了玩家,沒有更自由的了。

  也因此,上古捲軸派來的刺客再強,玩家再怎麼不去理會主線,終究還是得面臨遊戲結束的那一天;俠客遊的拳師已經老邁,不論是含笑九泉或者急流勇退,只要玩家還願意在這個世界中冒險,所有的故事和回憶都會按照每位玩家的不同而改變,而這個世界也將永永遠遠地繼續下去。

台灣最早引進的俠客遊,明明就是二代的說……圖片連結自ARTDINK Lunatic Dawn II官網。  記得當年第一次接觸俠客遊,是第三波代理的Lunatic Dawn 2,其實是二代,卻陰錯陽差地給當成了一代在賣,也很遺憾地至今我從未見過俠客遊一代的面貌,如果有人能夠傳個一兩張圖片給我,我會感激你的。二代的世界地圖要玩家用類似連連看的方式拉出一條完整的起點和終點線,然後遊戲中的主角就會照著這條線段走,中途可能受到森林或高山的阻擋而使得抵達時間受到延遲,玩家可不能忽視這小小的延遲,因為這整趟路都是需要食物的,如果糧食準備不夠周全,或者誤判了抵達時間,就會看見大地圖上的那個小小人影在那裡邊走邊喊「好餓啊!」、「我快餓死了!」,喊個一兩天也還好,但要是玩家夠白目,或者中途真的發生太嚴重的意外,很有可能在抵達城鎮前就有人要真的餓死囉!當年就貪快,接了送貨的任務要到跨了一座山頭對面的城鎮,以前都繞過這座山,想說這次直接來個直線穿越,這一趟山路爬下來就餓死了兩個,好不容易抵達城鎮把屍體往外一丟就跑了,走到一半,剩下的隊友抱怨我的為人,脫隊,然後在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就要進入城鎮時受到盜賊的襲擊,我就死掉了。

  還有一次,隊上有個很照顧人的老冒險家,平易近人,面對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本來是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邀請入隊,他竟然一口就答應了!好幾次隊伍身陷險境都是靠他流暢的棍法才得以全身而退,而他這麼一加入,就是好幾年的光陰,想不到,我們接了個前往地下迷宮尋寶的任務,還在半路上,一個訊息跑出來,告訴我,他壽終正寢,過世了。這一次,我立刻決定中斷任務折返,在斡旋所捱了一頓冷嘲熱諷,但是我管不了這麼多,解散了我的冒險團隊,獨自一人拖著他的遺體,回到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小鎮,好好地埋葬了這個照顧我多年的師父,我都還來不及真正獨當一面,他就再也無法和我一同分享這份喜悅了。

即使是現在看起來依然很舒服的遊戲畫面,我有正版的哦!只是不知道哪去了,唉……圖片連結自ARTDINK Lunatic Dawn II官網。  後來我再也不接斡旋所的任務,改行當寶藏獵人,只要斡旋所傳來哪座地城藏有密寶,我就先行一步前往,拿走這個有人正高額懸賞的寶藏,算是對斡旋所當初只顧著眼前利益,對逝去者漠不關心的報復嗎?我也不知道,但後來我樹立了不少敵人,而他們所派來的刺客也一一成為我的財富來源——掠奪那些送死的人可真是愉快啊!

  偶而,我也會邀請一些還在送貨的菜鳥冒險者入隊,帶他們闖進好幾年後都還不見得進得去的迷宮中大肆胡鬧一番,然後帶著滿滿的寶物回來,我什麼也不拿,看著他們禮物收得高興,似乎盤算著下一個刺激的大冒險,我只是笑笑,揮揮手,和他們說聲再見。

  直到退休的那一天,我都是孤單一人,看著幾十年下來輝煌的履歷,我坐在屋子裡,一種莫名的酸楚突然湧上心頭,是哪一條路走偏了呢?我問,卻沒有人能夠給我答案了。

  這是我在俠客遊當中的回憶,「我的」回憶,而不是「那個角色」的回憶,沒玩過俠客遊的朋友或許會覺得我寫得有點扯,心想怎麼可能一套遊戲連劇情也沒有,竟然能夠自己掰出一堆內心戲,但相信我,當你投入了俠客遊的世界中,這種事情就是會發生。

  後來第三波又代理了外傳系列的未來之書和前途道標,外傳的地圖移動只要點選目的地就好,角色會自己搭乘馬車前往,雖然中途還是可能發生意外,但少了餓死的要素,並且戰鬥系統也和過去那種開啟戰略地圖,無奈地看著隊友和敵人在偌大的地圖中追著跑不同,變成一般角色扮演常見的點選目標攻擊,整體遊戲的難度下降不少,但不變的依然是那讓人充滿想像力的自由世界。

  忘了是發生在未來之書還是前途道標的事情,有了過去孤單的經驗,這一次我比誰都珍惜同伴,冒險的過程中總會經歷一些夥伴的來去,當我已正式踏入高階冒險者的領域時,在酒館中遇見了多年不見的老隊友,她看到我一改當年那個握著劍發抖的新手模樣,搖身一變成為各城鎮中小有名氣的害蟲掃蕩者,興奮地跳到我的面前,那一晚我們喝了不少酒,當時的我由於總是承接掃蕩任務,才剛歷經一場悲劇,又在衝動之中做了無法挽回的決定,我看著夥伴們看自己的眼神愈來愈閃爍,我看了難過,索性解散了團隊,才剛要陷入一個人的空虛寂寞,這個老朋友就出現在面前,一時衝動,厚著臉皮問她是否還願意再次加入我的團隊,她答應了。

俠客遊系列一向都使用紙黏土人偶風格的實景照片做為封面,臨場感十足!圖片連結自ARTDINK Lunatic Dawn II官網。  後來我們兩個人就常常一起承接掃蕩任務,有時候一時興起,一個順手把路過的地城也給掃蕩了,名聲早就傳遍了各國,有一天,一個自稱武聖的人在酒館和我搭上,他打算將武聖的信物傳承下去,而我似乎最有這個資格,這是個何其崇高的榮耀!他要我和他打一場,而我多年以來所鍛鍊的戰技也絲毫不讓他失望,從此我成了新的武聖,而我的夥伴,不!應該說,我的妻子,也跟著沾染了這份喜悅。

  然而暗殺我的人卻在這時候開始變多了。

  每一次我帶著妻子坐在馬車中,總會遇到不長眼的刺客前來送死,一開始,我只當作是覬覦武聖的信物,不以為意,直到某天,包圍馬車的刺客或許是對自己太有自信,喊出一個讓人熟悉的名字,說是這個人要我的命,聽到那名字的當下我愣住了,因此也白捱了一劍,直到收拾了這批實力依然不怎麼樣的刺客後,我看著妻子擔心的眼神,不得不告訴她,我解散團隊前所發生的那場悲劇究竟是什麼。

  當時,我已經有了一個妻子,她是我們隊上的小賊,打從一開始認識她,我就知道這個人和我合不來,她凡事喜歡計較,做事情她不見得出力,但分紅總少不了她,然而我就是放不下那種一個人遊蕩的弱小冒險者,明知道她的個性和自己南轅北轍,還是拉了她入隊。現在想想,或許我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她吧!

  會開始大量承接掃蕩任務,其實就是希望藉由團隊整體聲望的提升,能夠讓她多少改變一些,事實證明,我做到了。她的心境逐漸地改變,開始和隊上的朋友有說有笑,而我看著她的轉變,動了真心。於是乎,我們很快地就在眾人的祝福聲中歡度蜜月,那段日子真的很開心。

  但一次大意的掃蕩任務毀了這一切,我們已經殺到地下城的最底層,雖然是頑強的巨魔,我還是堅信自己以及夥伴們的戰力將是無敵,卻沒發現她早已氣喘呼呼地靠在牆邊,仍然自顧自地挑戰眼前的巨魔,幾輪劍陣交錯後,我斬殺了最後的巨魔,回頭正要慶祝任務圓滿達成,卻看見面如死灰的隊友,以及早已僵直在地上的她。

  庇護所的神父告訴我,她還有機會復活,只是復活所需要的法器才剛被奪走,連被藏在哪座地城裡都不知道。我費一番功夫才打聽到法器的下落,發了瘋似地血洗整座地城,拖著滿身的傷勢回到隊伍中,撥開隊友關切的雙手,押著神父趕緊施展復活儀式。神父當時似乎說了什麼,大概是復活了會成為陌生人之類的話吧?我已經不想去追問這件事,只知道當她睜開雙眼,我看到她看著我的眼神充滿著憤恨,我告訴她,她是我的妻子,她說她不知道我是誰,但是第一眼看到我就不爽;我告訴她我愛她,她的回應卻是冷漠的幾句嘲諷,或許是覺得有利可圖,她留在隊上好一陣子,我也忍耐著她的無理取鬧,我知道她最想要那個鑲著貓眼石的十字項鍊,立刻砸了大錢找來這個獨一無二的項鍊送她,結果卻在隔天的拍賣會場看到同樣的東西被拿來高價拋售,這要我情何以堪?忍無可忍之下,我對她下達了驅逐令。

  後來的事情就是這樣。

  聽完我的解釋,妻子好一陣子沒有說話,最後,她只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訴我,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願意和我一路走下去。那一天,我,堂堂一位武聖,趴在妻子的懷裡,像個孩子般地泣不成聲。

  刺客的問題持續了一兩年,這真的是很可怕的執念,當你站在斡旋所,看見一些缺錢的冒險者在桌面下偷偷傳遞著暗殺任務清單,而服務人員看著你的表情又很奇怪,搶過名單一看,自己的名字就這麼大辣辣地寫在獵人頭的第一個名單,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有時候我才剛踏進斡旋所,暗殺者的刀就直接砍了下來,那又是另一種令人心碎的經歷。

  我實在忍無可忍,現在的我已經有了妻小,婚後她一個人留在家裡照顧我們唯一的女兒,雖然暗殺的對象一直都是我,但難保哪天我看見妻子的名字出現在清單上,我知道自己必須親自處理這個問題。一個人處理。

  當獵殺者變成被獵殺者,整個遊戲的規則突然就失了個準頭,我追了她兩個國家,最後終於在北方的一個小鎮堵到她,現在的她儼然是個下流團隊的大姐頭,看到了我的臉,她難掩興奮的表情,一個揮手,全隊就衝了上來。

  但我是武聖,只有我才能決定誰可以在這場對決中活下來,我把她留到最後,問她為什麼處心積慮要破壞我的幸福,她只回答我,誰叫我擁有武聖的信物。當下我覺得這女人真的沒救了,心一橫,一劍貫穿了她的身體,我看著她瞳孔中映照出的我的臉龐,那張臉糾結得連我自己都害怕。

  突然,我發現兩道銀色的淚水滑過她的臉龐,我殺過太多人,分辨得出來,那不是悔恨的淚水,而是喜悅的眼淚;她仰望著天的瞳孔已經看不見任何事物,但她在死前的最後一瞬間卻是帶著笑容離去,霎時間我想起當年最後一位夥伴離去時對我說的話,他說我太有自信,已經看不清事情的真相。

  我的心頭一驚,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前妻,她的手中緊緊握著決裂前,理應被她拿去拍賣場拋售的貓眼石十字項鍊。

  等到當年的夥伴趕來現場時,所有的事情都已無法挽回,他們告訴我,前妻從來沒有忘記我,但她知道自己永遠會是我的包袱,而這些年我的忍耐她都看在眼裡,為了我好,她必須離開,於是她演出了一段假死的戲碼,本來是要我放棄她,想不到我卻冒著生命危險取來復活法器,庇護所的神父只好臨時胡謅她會忘了我的鬼話,而她則順勢開始對我惡言相向……

  我看著前妻冰冷的遺體,這一次,我真的什麼都無法挽回了。

  後來再也沒有任何刺客,我也結束了冒險者的生活,利用存來的那一筆錢和妻子過著清閒的退休生活,女兒吵著要當個法師戰士,我只好負責她的戰技指導,至於魔法,就要看她母親想不想教了,這樣的人生結束得雲淡風清,對於當時我前妻的下落,妻子很貼心地什麼也沒問,這樣的遺憾,就讓我埋在心底吧!

  三代四代風格變得很網路遊戲,也確實導入了相當不成熟的網路連線技術,玩家們可以自行創造故事任務,邀請其他玩家來到自己創造的世界中解任務,遊戲取消了餐費的系統,地圖也不再像以往完全開啟,變得需要自行探索,各種怪物也變成在大街上閒晃,有時技術好一點,閃功一流的人接個送貨任務真的一路暢行無阻。嚴格來說,是套值得玩的遊戲,只可惜三、四兩代太依賴網路連線,偏偏連線系統又很差,加上畫面品質時再讓人不敢恭維,在台灣只有少數民族在玩。

  ——或者應該說,俠客遊的玩家族群一直都不多。

  特地用了比較小說的方式介紹俠客遊系列,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還是必須強調,其實俠客遊在遊戲過程中是看不見劇情的,一切的劇情,都在玩家所累積的冒險過程中建立,那是一種想像力的發揮。我習慣在創造新世界後,選一個各項數值偏低的角色進入遊戲,由於角色不強,夥伴是必要的,而工作當然就只有最安全的送貨任務了,斡旋所的任務很多,可以複數承接,有時候剛好送貨任務一接就三個,又剛好順路,只要時間計算不要出錯,在遊戲初期就是靠這種方式賺錢。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接了運送高價品的任務後,直接把貨給賣了,收入很可觀,只是被通緝了可得自己看著辦。

  遊戲中所有能夠對話的NPC都能邀請入隊,只是對方願不願意的問題,加入隊伍以後,玩家與NPC之間的互動其實也是很少的,至少玩家可以不用期待看到什麼有深度的對白出現,了不起就是一起行動久了,他們冷不防爆出幾句對你的看法之類,然而就是在這樣貧乏的劇情當中,反而讓俠客遊的故事性變得無限寬廣。我確實曾在遊戲中休了自己的老婆,也確實在續絃後遭到前妻瘋狂的暗殺,這樣的遊戲經驗,至少和我一起玩的朋友沒遇到,更何況這一路愛的大逃殺下來,追殺比爾都追到小孩長大了。於是乎我給自己想像了這樣的情節,遊戲的內容不就豐富了起來嗎。

  ARTDINK最著名的遊戲是A列車系列,這間公司一向也是以製作策略遊戲見長,俠客遊的遊戲過程很像在玩奇幻版的模擬市民,比起角色扮演,更像個策略遊戲,然而,或許也就是有了策略遊戲的思維,才能製作出如此高度自由的角色扮演遊戲吧!

3 則留言:

elixir 提到...

你好,我是天空部落「桶仔半桶水」的elixir
感謝你到我網誌裡留言
其實我會開始寫冒險者日記
也是因為你這篇文章的緣故
嗯,不記得是在哪搜到這篇文章
當時看了真的很感動
也因此,我也將我在俠客遊中的「主角」
寫出了他的心路歷程
其實我還在摸這款遊戲……
因為攻略都不知怎麼用…
吟遊詩人的卡不會收集……
不知該怎麼自訂任務…
在台灣的玩家真的很少,蠻難交流的
日本的交換網路還有在運作的樣子
真的,認真玩這款遊戲,可以為一個認真過活的主角寫出一篇小說來
我也感同身受呢~

Darkplume in the Aerie 提到...

哈囉!elixir小姐:

因為妳用了小寫,所以黑羽就不擅自把字首改成大寫囉!

先感謝妳真的跑過來留言,同樣都是喜歡俠客遊的人,這讓我很感動呢!

不過有件讓我相當在意的話:「其實我會開始寫冒險者日記,也是因為你這篇文章的緣故。」

想不到,陰錯陽差地,我們之間在網路上的緣分竟然是因著這樣的方式給聯繫了起來。妳無意間看到了這篇文章而開始寫冒險者日記,而我又在另一個時空中的無意間裡看到了妳的日記,並試著與妳分享其實妳早就讀過的這篇文章……很神奇不是?

還記得前些天的晚上我整理著自己寫過的文章,發現這篇開頭的連結圖片壞掉了,回到原本連結的日本官網才知道他們的第三之書網站關掉了,於是就開始了一趟Google的尋圖之旅,而結果妳也知道了,就是看見妳的冒險者日記,點進去替福島正則這個年輕小夥子加油。

最後一次玩這套遊戲的時候,我是武聖阿布雷特哦!現在當然隨著舊的電腦掛點這種理所當然的藉口,變得沒圖沒真相,只能好漢說當年就是了。

強烈建議福島老弟要找個機會試試武聖之路,雖然那會讓他一路走來相當孤獨,但隨之而來那種天下無敵的感覺真會讓人陶醉;並且在陶醉過後,在自己的內心,真真正正感受到再好的劇本都無法相提並論的空虛。

──這當然是我自己的立場,換做是妳,相信會有截然不同的體驗。

而俠客遊就是因此而好玩,這應該是妳我的共識吧?

繁華街還有很多有趣的文章,希望妳有空常來逛;我自己的個人部落格「黑羽的血紅屋」也丟了不少東西,也希望妳能抽空逛逛。

至於酬勞的話……就分享些聖鬥士的奇妙世界抵帳吧!

By.黑羽

elixir 提到...

武聖啊……雖然很想這樣
不過憑我家的福島應該是不可能辦到的吧(苦笑)

雖然現在已經找了師父
也通過了六、七個卡片任務

但現在的卡片任務卻讓福島的精進遇到瓶頸
在原地圖中的該國只剩首都一個
去異世界,只要迷宮太難的我又不想進去

雖然還有生死不明的老爸撐腰
還不怕死掉玩完
福島找那怪物也差不多有一年了吧…

我不否認我是個很愛惜生命,甚至到怕死的地步。但我不希望一個認真活著的生命隨便劃下句點,當然我也希望守護著陪我走過二十年歲月的伙伴

福島從出道至現在也有二十年了
身旁的伙伴全是女性
但福島現在還是單身漢,光棍一個(笑)

我也希望他的生命能充實些…不過他似乎沒打算成家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