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到百度搜藏~~!!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收進MyShare書籤 推入聯合udn部落格書籤 收藏到Fiigo書籤 奇摩的分享書籤 加入到YouPush書籤

RSS 訂閱 Bloglines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

2008/01/16

短評《亮劍》──(funP紅利贈品)

 


  「……任何小說的解讀方法和詮釋策略都有他固定的視角和哲學背景,這表示他們也都具備了封閉性……鄭明娳教授)」



  好吧,偏執18兄提到我書評嚴肅,我開頭還是輕鬆些好了。雖說我取Cybernetic Organism字首的Cyber來開他玩笑,不過總覺得好像會有冰炫風加上三條線的感覺。嗯,這不是重點。去年底……其實也才十幾天前啦,從funP換到了帽T隨附的《亮劍》之後至今已半月有餘,這陣子除了閱讀胡服騎射的《征皇與魔女.王之肩上》以外,就是反覆的思索《亮劍》中看見的現實。話說,胡老兄你看我一直幫你打廣告,你什麼時候寫個《The GATE》的書評讓我愉悅一下?

  看了《亮劍》(第一集副題:龍的崛起)之後,嗯,雖然是有找到幾個有載點,不過都沒字幕,還是立刻連絡常去大陸奔忙的朋友,要他想辦法幫我弄一套《亮劍》的電視劇來,有字幕的最好。愕,我想明白意思的就知道,不明白的問了也不能講。《亮劍》在funP介紹不多,發行的馥林文化也是偏向低調的出版商,於是《亮劍》在台灣也就屬於不紅的一部佳作,甚至上Google搜尋《亮劍》也幾乎都是簡體的資料,不過想想,《亮劍》似乎也沒有在台灣火紅的契機與可能。



  注意!慎入!以下書評絕對帶有內容,並且有社會與政治相關批判,不願預先知道內容或涉入政治觀念衝突的朋友,勞請迴避!



  《亮劍》講的是對日抗戰與國共戰爭。國共戰爭又稱為國共內戰,是為「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戰爭,再加上現下的「民進黨」,牽扯上這三大意識形態之後涉入政治批判似乎難以避免。尤其表面能評能講的大方向早被Taipeijk前輩的序給講穿了,若是評了同樣的事物不免拾人牙慧,但是太過深入根本很難閃避政治,所以才變成了個牽連政治的書評。說到這,馥林文化這次《亮劍》的排版滿差勁的,難道是因為篤定在台灣紅不了所以就給了這麼「樸素且混淆」的內版嗎?初看連序都還認不出來,開始懷疑是自我龜毛認知的問題還是編輯的問題或是排版公司的問題……好吧,當作是個人問題好了。

  中華民國的對日抗戰打了八年,現在國小國中有沒有教這八年抗戰實在不曉得,當然也不曉得教育部有沒有在教材內編撰民國三十四年打完抗戰之後又打了國共內戰,直到三十八年國民政府撤遷來台灣的種種經歷。總之,《亮劍》講的就是國共協同八年抗戰,以及之後國共戰爭的「歷史」故事。當然了,《亮劍》文中的人物、運動戰、游擊戰等不見得是歷史,但是整體的戰役、會戰卻無疑是借用歷史的一環。



  「文學作品的產生源於作家的心靈世界,包括感知深刻的能力與得自環境的各種訊息,不過最重要的是卓越的表達能力。郭玉雯教授)」



  《亮劍》在大陸的各類風評也是優劣加雜,因為他背負著現代歷史的一種重新解讀,畢竟隨著大陸的逐漸開放,言論呈現的部分的自由化,扣除切證核心的話題,百姓們開始可以討論國民黨是好是壞,共產黨是優是劣。當《亮劍》中共產黨的軍人不再那麼正義盎然,滿腹經綸,謀略深遠,而如隸屬解放軍的主角李雲龍簡直是個三五句話就問候旁人母親的土匪頭子,絲毫不重視軍事紀律;當國民黨的軍人也不再是貪腐偷生,如隸屬革命軍的楚雲飛還支援了李雲龍彈藥錙重,是有情有義的國民黨將領。這兩者混沖之下,有人說《亮劍》歪曲了解放軍的形象,傷害了歷史。又有人說《亮劍》活脫脫展現了解放軍的精神,再再顯現解放軍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更與人民群眾相處融洽,如魚與水。

  小說,終究不是真實歷史,幸好台灣並不興這段國共歷史或是抗戰歷史,不然很難保證不會再次上演「金庸害我扣三分」的戲碼。

  《亮劍》在這開放的年代出現,在有限制的言論自由下出現,雖然脫離了樣板,但還是拋不開既定的歷史包袱,例如與田雨一個照面就可以讓趙剛詮釋了一下解放軍的天命:

  「我們的軍隊真正強大起來,連這樣的美人都參加了解放軍,勝利還會遠嗎?……(中略)……而現在我們隊伍中竟有了這樣美麗的女兵,難道還不能說明我們已經強大到足以推翻一個舊政權,建立一個嶄新的政權嗎?

  或許在深層耕入的民族意識教育下,大陸方面強烈的民族意識成為一種鞏固政權的核心力量,一邊一國,卻也只有大陸能藉著這股力量去對抗其他國家的文化剽竊──例如韓國渴望侵占的端午節、豆漿、西施等,與日本渴望的釣魚台,人們總不見有台灣當局去面對韓國日本的侵占提出抗議,甚至話題還沒延燒,就已經被國內兩黨惡鬥的口水所淹沒。返頭回來,人民的最低需求僅是溫飽,在人生金字塔底層的生活安全感建立之後,才有奢求去追逐經濟安全感,進而向上展延至自我的提升,終於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成王敗寇,儘管把前面推倒就是了。這樣的「傳統」,這種「改朝換代」的行為在知名古代大國之中,只知道中國是這麼幹。

  推倒了之後呢?

  李雲龍一席話:「……蔣介石幹得有點兒出格了,他那四大家族的錢夠多了,還要斂?你讓老百姓吃不上飯,政府腐敗成這樣,再好的軍隊也沒用……

  若是替換幾個名詞,將蔣介石換成陳水扁,將軍隊換成深綠群眾,又如何?幾年之後說不得又能換成馬英九以及深藍群眾。于是這樣政權輪替的天命,卻能套用于現在台灣的任何黨派上。歷史,終究是歷史;而人們也一直自我驗證這句名言:「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事情就是人類不會從歷史中學習到教訓。黑格爾)」

  以前是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戰爭,現下是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戰爭,但是民進黨與共產黨的戰爭何嘗不是默默開打?去中國化又能如何?除去了中國、台灣還剩下什麼?現在看到的所用的文字是中國字,所謂的台灣話其實是中國的閩南話,供奉的神祇管他關公媽祖三山國王十八王公,哪個不是中國傳來?一首老歌《你儂我儂》不就是源自中國元朝的管道昇?一首 鄧麗君的的《但願人長久》不就是源自宋朝的蘇軾?硬是去除了根源,老百姓之間開始抗爭了,對立了,國共兩黨的對立,延續成為國民兩黨與民共兩黨的三角對立。

  六十多年前的國共對立轉變成為國民對立,那受苦的永遠是踩在偉大黨員腳下的老百姓。上層的對立編織出下層的對立,進而成為鄉民的對立與網民的對立;不只是政治議題,一切的話題都呈現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大員的話是對的,挺了長昌的去就要醜化馬蕭,挺了馬蕭的就要醜化長昌,兩邊的灌水文自爽文雙方人馬看了不爽就要砲轟,擁護了羊鬃尾就不能擁護宵禁疼……百姓們如同生活在模擬城市的電子賤民而不自覺,國共內戰的死傷又如同光榮三國志策動個火計燒死的都不是人只是數字。

  檢視李雲龍的性格,其實政委趙剛早就破題了。

  「真他媽的農民式的狡猾。

  初期,趙剛是不興髒話的。不過當個兵不說上幾句髒話問候娘,似乎又顯不出有些經歷,曾經看過去當個兵就跟著部對裏班長學長粗口來粗口去,退伍了還是收不了嘴,這些咒罵似乎都是部隊這個大染缸害的,也親眼見替代役男騎著摩托車雙載停紅綠燈的小聊天也是肆無忌憚的問候路人甲的母親。甚至某知名部落客也是慣用著粗口,似乎不用粗口就無法展現他的親民與個人風格──但是,會罵上幾句髒話就比較行嗎?顯然不是。

  趙剛的髒話絕對不是重點,而是農民、與狡猾。

  農民普遍代表百姓,為了生活,狡猾幹些偷機摸狗的事情總是有的,一旦東窗事發,卻又逃避、迴避、閃躲,總來人不是我殺的。但是李雲龍卻又不單單只是狡猾,他確實還有著勇氣,故事一開始就讓他精采登場亮相,打了一個漂亮的仗。於是計謀、勇氣、戰略、甚至尚未展現的冷兵器真功夫全都一股惱兒YY到他身上去了,這反而是作者的狡猾,也就是說,很成功地塑造了一個主角的登場與合理性,當然還是脫不開既有的歷史包袱──解放軍中有英雄。

  然而,誰不是老百姓出身?只是受了軍校教育就成了軍人或是讀了點書就成了文化人?七人之侍的菊千代就是尋常農民出身的武士,卻不忘記要替農民發聲,你我都是百姓,因此毫無文韜武略學習的李雲龍顯然推翻了這項論調。他控兵帶兵代用的就是草根與他自己的紀律,他說了算,就只差沒撂下好運來了,不然想怎樣的狠話而已。

  豐富的草根性成功的拉攏了鄉土情,那向來高高在上的國民黨成為異端,草根出身的頭領似乎那就是你我週遭活生生的人,於是貧民總統成了英雄,也有著極豐富的草根性,卻總有不合時宜的言詞出現,反正鄉土情嘛,擁護者愛之深,卻不忍責之切。欲怯內省的又成了不受歡迎的冷宮。李雲龍憎惡國民黨建國初期的獨裁,於是效忠於共產黨,為得就是要替老百姓出一口氣。殊不知共產黨日後也是獨裁政權,容不下其他的黨派。

  所以現下的國民黨歷經獨裁的兩次挫敗(撤遷台灣、政黨輪替),是不是該開始學習不再獨裁?那,又有誰知道為了推翻獨裁政權的民進黨會不會走向共產黨的獨裁之路?



  「臺灣還在龍捲風,霹靂火,流星花園,搞什麼啊?人家的水準已經那樣了,我們還在醉生夢死,自我感覺良好個什麼啊?Taipeijk)」



  《亮劍》中也讓國民黨呈現著慣例的影射──那照映著腐敗,好日子,有著共產黨所沒有的奢華。李雲龍與楚雲飛一場鴻門宴,國民黨有酒有肉,共產黨卻只能吃窩窩頭,為了一股正氣,楚雲飛硬是將李雲龍送出了狙擊手的射程範圍外。而,身處台灣寶島的國民兩黨是有如此正氣之人?依照《亮劍》的詮釋,似乎僅剩下共產黨存有浩然正氣了。

  作者都梁成功的塑造了《亮劍》中的人物性格,卻也在小說中運用很多隱藏式的統戰宣導,借鏡著一個中國,一邊一國,也低調諷刺著三個政黨之間的因果關係,然而中華民族,終究逃不離成王敗寇的歷史基因,狹路相逢,老百姓何時有勝利的一天?



延伸閱讀:

  • 仲魔城繁華街:《Samurai 7(七人の侍)》的鄉愁(動畫)
  • 嘿◆Leon奇異報告:◆亮劍之龍的崛起 那段屬於國共戰爭的年代

     

  • 12 則留言:

    撒旦 提到...

    這篇還是很嚴肅啊!

    看樣子輕鬆簡單的書評是要留給我寫了。也好啦,做好市場區隔是應該的,科科。

    666 提到...

    就……就說了是開頭輕鬆咩--

    整篇要輕鬆覺得會有點失焦,

    所以只是短評Orz

    Cyber Runner 提到...

    科科
    今天氣溫加上冰炫風
    真是有夠力的
    XDDDD

    沒有看過亮劍無法參與討論
    不過以短評角度看
    這篇短評的確達到
    吸引讀者的目的

    尤其引述這句"家的水準已經那樣了,我們還在醉生夢死"
    真是TMD的熱血呀

    Leon 提到...

    被加入鏈接真榮幸~

    而且還引經據典,實在甘拜下風!

    小歪 提到...

    這部作品拍出來的連續劇在大陸重播了好多次,每次看的都很過癮,電視劇內可能因為考慮到審查尺度的問題沒把最後1/3拍出來,只拍到他們在軍事學院受訓完為止,最後關於飢荒,文革的部分都沒有.
    看電視劇跟看原著的感覺又截然不同了,電視劇拍的很熱血,選角也選的挺好的,戲內李雲龍跟楚雲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書中走出來的人物一般,建議可以一看,相信會有跟小說不同的另一種感受.

    666 提到...

    To Leon:
    過獎了……

    你也有寫《亮劍》的書評,所以覺得應該把你加入囉,不然你也加入這篇的鏈結交流一下嚕XD

    (對了,SunQ可以跟外國朋友說只有台灣在用的咩Orz)




    To 小歪:


    電視劇很熱血啊,尤其李雲龍每次都歪戴著軍帽,滿口娘啊狗日的,很活生生,因此才被大陸網友砲轟污衊解放軍形象XD

    小說後面的三分之一我還沒看,不過猜想應該會帶有失望之情……

    666 提到...

    To 18兄:
    (覺得我稱呼愈來愈隨便了ˊˋ)

    好吧,你是國雄,我來當威力博士ˇˇ

    亮劍很好看啦,不過這篇書評涉入政治話題,應該會有部分的網友覺得感冒吧?

    不過很多事實都是事實,只是觀察的角度不同所以事實不同,這裡看到的事實不見得是那裡看得見的事實--

    更……覺得我在繞口令Orz

    Cyber Runner 提到...

    科科
    果真"熱血"阿

    當國雄太抬舉了
    XDDD

    事實就只有一個呀
    威力博士很強的(握拳)
    ...
    一切都是幻覺
    嚇不倒我的(臉色發白)

    看到很多人喜歡小人偶在網頁上奔跑
    心情真是愉快
    XDDD

    TaiJKpei 提到...

    Dear 六六六:


    您喊我一聲前輩,我可不敢當啦。

    可不能應了李雲龍罵人的話:
    豬鼻子插大蔥............ ^^"

    您的部落格版面十分炫目,量也大,看來您對寫作的熱情非常澎湃,這一點,我向您致敬。

    對我而言,寫作曾經是求名求利的手段,在還沒有部落格的那會兒,我用稿紙寫。
    當然那時有電腦,只是我還不會用,寫稿一個字一個字蹦寫到手都快斷了。

    後來我並沒能用書寫求到名求到利。
    與市場無關與出版社無關,與讀者亦無關。

    是我不夠好。

    想通了以後,我就隨便寫,愛寫啥就寫啥,沒人看也無所謂。
    寫給自己看,像是與另一個人的對話。

    只如今,書寫對我的意義,就是一件我確定我會持續地做一直做到我老我死的事兒。

    如果人用一生去做一件事兒,直到死的那一天,應該是一種成就吧,哪怕是再上不了檯盤的鄙陋。


    寫作者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思考,不能解決問題也最少也要提出問題。
    但是要能有一種超凡的視角與深遂眼光是很不容易的,唯其讀書破萬卷才能下筆如有神。

    不知道您真實年紀,不過如果我直覺認為,您的文字有超越年齡的練達,唯一可以給您的建議是,有時文章得放一放,哪怕是寫完後等一個禮拜,回頭再看看。
    有時冷靜可以比熱情更深刻更久遠。


    讀史常懷千古恨。
    雖《亮劍》是小說非正史,掩卷一嘆。

    666 提到...

    愕,TaiJKpei對區區不才對與敬稱實在受之有愧,


    前輩前輩,聞道有先後,傳名亦有先後,何況TaiJKpei兄的筆鋒犀利,實當之無虞啊。

    不過細數拈來,不才也是六百字稿紙時代的遺物,
    後來稿紙太佔地方,大本筆記本成了最佳工具,
    標線對格,一本可落十來萬字的本子寫了五六本,
    電腦發達之後,棄畫從文,至今Word檔的各類雜文論字過兩百萬有餘,
    美稱為練達,實為微塵堆積啊。
    年華匆過,回首舊稿,臻求無憾就成了一改再改的動力,
    名利繁華不若夜闌筆耕,也如TaiJKpei兄的想法,至死而矣。

    似乎初來乍到這繁華街,所見的都是繁華紛亂,然終究一條街道的發展不是一朝一夕,亦非一人之力,
    願請TaiJKpei兄閒事之餘來此繁華街一踅,不才也就心滿意足了。




    糟糕了,一時性起之後總喜歡寫些不知所云的東西,
    不過Darkplume似乎把繁華街的成員拉出來亮相了……
    飯正有些文章不是我寫的啦,不過要背書就是了ˇˇ

    aleon 提到...

    話說神奇的是我們兩個的這篇文章都停留在28推的數量...

    666 提到...

    不……不是吧?

    這篇出來以後,你的變成30推了XD

    張貼留言